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山拍浪的博客

亲身体验并记录美丽新疆的风土人情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真实体验美丽新疆风土人情、西域风光的平台,一个旅行、摄影、读书、交友、记录生活和点滴思考的园地(作者声明:除注明外,所有文章与照片为本人原创,未经作者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改编、剽窃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何越:唐宁街10号一日游  

2016-08-08 19:32:35|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个月前我在唐宁街10号采访“非凡英国”活动总负责人康拉德?布德(Conrad Bird)时,布德热情地带我参观了英国首相府。

唐宁街10号,顾名思义,就是唐宁街上那排连体别墅中的第10号单元,共有三层。它建于1735年,作为英国政府中枢已长达281年。它有三个功能:一为首相及下属的办公用地,二为首相及家人的居住地,三为首相接待外国政要的场所。

我看到的唐宁街10号,是普通工作状态下的样子:历史气味十足,处处皆是历任英国首相留下的印迹,还有一些古董,很有一些珍贵政治历史博物馆的气息;在普通办公状态下,灯处于半闭状态,许多实物看不太真切。不过,让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冲动,来自于办公区的简朴。英国首相府对花纳税人的钱至少表面上还是小心谨慎的。

何越:唐宁街10号一日游 - 银山拍浪 - 银山拍浪的博客 

唐宁街10号面朝泰晤士河的入口处常挤满游客,他们极力透过铁门栅栏向内张望。走入访客通道,我报上名字,并递上驾驶证(驾驶证是英国的身份证明之一),守卫警察拿出访问名单,对了对,让我进去了。五米外就是如同机场安检处一样的检测站。通过后,走入大院,没人多看我一眼。一位警察守在10号门口,态度悠闲,这让我马上找回了从前在中国国内习惯的那种大院氛围,自在轻松,都是自己人,完全不像栅栏入口处那种荷枪实弹的紧张。

10号门对面,搭满了摄影、摄像记者的手架。英国主流电视媒体(如BBC)的政治部,就设在五分钟路程之外,来这里做直播报道是家常便饭。

来之前我就已被告之,在唐宁街10号内禁止拍照。至于外面,得看是否有活动。所以,趁着大院还挺闲,我想马上在10号门前留影。The Black Door(黑色正门)建于1760年,门上有一狮子头叩门环和白色阿拉伯数字“10”,这是唐宁街10号最重要的象征。

我请那位守门警察帮忙。他乐呵呵地按动快门,然后让我进去。我回看,那黑漆发亮的10号大门紧紧扣着。“怎么进去?”我问。答曰:“敲门就行了。”

没有门铃。记得电视里看过的镜头,于是我模仿着,抓着门上粗粗的黑色金属门环,重重叩击了两下。门马上开了,我进了入口大堂,门马上又关上了。

这个10号大门,不仅是首相及各国元首进入的通道,亦是10号办公人员的办公通道。据说此门只能从里面打开,首相从不会有大门钥匙,但无论任何时候,都会有人为他(她)开门。

入口大堂约五十来平米,挺暗的,周围的摆设都看不太清楚。一个走道通往正前方,另一个通往左侧。

开门的那位大爷态度和气,问我找谁。我报上名字。他让我把手机放在入门左手边的格子箱里。我一看,大概一百来个小格子,全是开放式的,没有锁。已经存放了好些手机。英国酒店或是博物馆里的寄存物品处,还会给个号。这里可好,随便放。

离访问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大爷指着左手边十米远的转角,让我在那边的沙发上坐等。

沙发设在左侧走道上,楼梯口的拐角处,最多坐三个人,没有茶几。原来首相府没有接待室。沙发正前方是一个玻璃展示柜,里面陈设的是查理二世处理文书时的银制文具。

布德准时下了楼。听说我是头回来唐宁街,于是热情地当起了向导。

丘吉尔生前最爱坐的旧沙发摆在最显眼处,任何人一进10号大门都能一眼瞧见。沙发非常旧,甚至可以说是破旧不堪,几处皮都已剥落。布德指着沙发右侧的一个大洞说:“瞧,丘吉尔当年最爱挠沙发,挠出个大洞。”

“这里面是首相办公室,我们小声点。”布德说。这是一扇白色办公室门,没有过多的装饰,挺普通的。

“这就是著名的Grand Staircase(石制大楼梯)。”首相办公室门正对的就是楼梯,在通往二楼的墙壁上,挂满了所有历任英国首相的相片。

我采访那日,首相办公室的主人还是卡梅伦。等文章写完,英国政坛已发生巨变,卡梅伦的相片已挂上石制楼梯,成了历史人物。而坐阵首相办公室的,已是英国第二位女相梅。

The Pillared Room(柱厅)是最大的一间国事厅,约二十平米大小,许多重要国事会议及文件签署都在此进行。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两张元首坐的沙发旁边,分别摆放着英国与中国国旗。

总体而言,我感觉唐宁街10号历史气息极重,另外,有点陈旧。后来与谢锦霞(Lady Katy Blair, MBE)喝咖啡,说起这种陈旧感。谢锦霞在小叔子布莱尔做首相时,曾多次来唐宁街10号做客,她对我的观点有些意外,她说:“在英国,建筑及物件就有如古董一样,时间越久就越有价值!

“过了这扇门,就是办公区。”布德说。一入办公区,朴素无装修,我估计访问唐宁街10号的元首们从不会到此一游。

据说二楼本是首相居所。不过20世纪初办公区域需要扩大,所以一楼变成了办公场所,而首相就只能移居到三楼(顶楼),即从前仆人居住的地方。

我曾采访过布莱尔的夫人切丽。当时布莱尔一家住在唐宁街11号(即财相官邸,与10号相通)楼上。唐宁街10号顶楼住所只有两个卧室,而布莱尔当选首相时,已有三个孩子,而11号的住所要大许多,所以当时布莱尔就与时任财相的布朗(当时还是单身)换了房子住。

切丽当时告诉我:自己一家人在唐宁街的一日三餐,完全由自己与保姆负责。周一至周五是保姆,而周末则是切丽。她还说:首相和其他工薪人士并无不同,一日三餐是家里自己的事。当然,如果是盛大国事宴会,会请外面的专业厨师。

也许是办公空间紧张,在楼梯转角处,有近八位人员在聚精会神地开会。复印室里有一台复印机,和其他任何办公场所并无不同,甚至更简陋。

我对布德的访问在第二会议室进行,里面摆放着简单的椭圆形长桌及椅子。布德助手送上盛在一次性纸杯里的茶。访问结束后,布德直接把纸杯丢进了会议室里的垃圾桶。

作者: 何越 FT中文网撰稿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