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山拍浪的博客

亲身体验并记录美丽新疆的风土人情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真实体验美丽新疆风土人情、西域风光的平台,一个旅行、摄影、读书、交友、记录生活和点滴思考的园地(作者声明:除注明外,所有文章与照片为本人原创,未经作者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改编、剽窃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国家的果园  

2013-05-11 10:25:2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0多年前的一天,买买提、米吉提、亚森江、阿里甫、凯赛尔和克里木等6人为寻找养家糊口的可耕荒地来到巴楚靠近塔克拉玛干沙漠一带,望着眼前这一大片地势平坦、红柳遍布的肥沃土地,买买提等人决定把家和后半辈子留在这里。他们6人瓜分了眼前的土地,并把这片土地取了每个人都能接受的名字——“阿勒台开斯克”,意为“六个人分地”。这就是现在的色力布亚镇阿勒台开斯克村。

我所在的喀什巴楚县有48乡、186个行政村、13个居委会,其名字大多为维语音译,看起来古里古怪,读起来拗里拗口,但就维语本意则非常有趣,有的还充满诗情画意。

南疆干旱缺水,人们逐水而居,遇有水的地方就落脚下来,所以用带水的字取村名特别多,如叫“库勒贝希”,意为“水坑旁”;“诺尔贝希”,意为“水槽头”,因村在渡槽边;“喀拉艾肯博依”,意为“黑水河边”,只因村子在两条排水渠之间;“阿亚克诺”,下游的木水槽。也有叫“阿克吾斯塘”,意为“白色的水渠”,可能这条水渠水特清;“达其库勒”,“大湖”之意,其实只是村子里有条水渠穿过。新疆为我国最大的内陆省区,维吾尔族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大海的样子,所以他们发挥丰富的想像力,把大的水塘称“海”,就有了“小海子水库”这一名字。

用植物取的村名也特别多。有个村子叫“硝迪盖托格拉克”,盐碱地边的胡杨树,此地村边多碱土,生长胡杨树;“科克力干塔勒”,绿色的胡杨林。这个村子之前肯定有个其他名字,只不过村子里一大片看起来已枯死的胡杨林有一年发芽返青了,这让村民看到了美好生活希望,就用了这个名字;英吾斯塘乡喀拉玉吉买村,这是我们农办定点帮扶村,在我的文章中经常出现,其意为“黑桑树”,不过我在村子里没见到几棵有年头的桑树;“皮牙孜其买里”,洋葱村,1949年前有喀什人来此定居种洋葱;“吉格代力克巴格”,沙枣村,此村沙枣树特多,故名。

历史上,巴楚叶尔羌绿洲有一大片原始森林,常有鹿、马、狐狸和老虎等野兽出没,所以也用动物作村名。“尧勒瓦斯阔坦”,老虎圈之意,相传150多年前,这个村子在一大片荒地森林中围有羊圈,有天有只老虎到羊圈吃羊,故得名;“喀玛勒克”,水獭多的地方。这是阿克萨克马热勒乡一个靠近干渠的村,百年前湖中多水獭;“强尕买村”,乌鸦村,村前有棵大沙枣树,树上有乌鸦窝,故得名。

还有用村子里的手工业者作为村名的,想见百年前人们很重视和尊敬手工业者。“纳瓦依买里斯”,打馕人村。90多年前有3个从喀什来的人在此定居,以打馕为业;“布亚克其买里”,染布匠住的村,从前村子里住了五户染布匠,故名;“米斯开买里”,铜匠村,此村有个叫阿巴斯米斯开的人,以打铜器为生;“昆其布隆”村,意为“皮匠住的角落”,有个住在村子的角落里有个叫帕里塔克尼加的皮匠,他经常与别人打架,村民将他的职业加上他住的地方当作村民。

维吾尔族人天性爱玩,享受生活,赛马斗羊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有些村斗羊出名,就用此作村名。“阔什喀尔买里”,公羊村,皆因这个村子的村民爱玩斗羊而得名;“阿特恰帕尔”,赛马场。150多年前此地戈壁平坦,村民常在此赛马;“欧格拉克其”,刁羊者。此村有180多年历史,原为戈壁滩,乡民曾在此举行刁羊比赛,建村后定为村名。

还有用人名作村名的。色力布亚有个叫“大毛拉阿吉买里斯”的村子,只因100多年前有个大毛拉阿吉住在村子里;艾力木阿吉托喀依”,艾力木阿吉放牧地,就是有个叫艾力木阿吉的人在这里放牧过的意思;“苏皮伯克买里”,苏皮老爷的村庄。

村民抗洪救灾的经历也在村名中保留与反映了出来。100多年前,叶尔羌河暴发融雪性洪水,冲跨河堤,毁坏庄稼。村民奋起抗洪保家园,用80根木桩堵住了决口。后来这个村就叫八十根桩村,维语“赛克散塔勒”。

还有一些带有诗意的村名。“夏普吐勒”,桃花村。此地遍生铃铛刺与白刺,村民把这种刺花比如桃花,喻意向往美好生活;“古勒买里”,花村。村民爱种各种花草,家园秀丽如花园;“帕合米勒克”,意为“花絮如棉”,因此地多红柳,秋天红柳花开如棉花。

也有许多很搞笑的村名。有个村名叫“不知道”(塘买里斯),只因村子里的人对别人的问题总爱用“不知道”来回答;“科孜买里”,眼睛村,此前村子里的阿訇是个盲人,但他的亲朋多,自然眼睛也多;“阔什马克买里”,双胞胎村,过去村民孪生人多;“艾里克坎土曼”,五十把坎土曼。过去这个村子有50户农民,伯克派税时,每户交一把坎土曼;“喀尕恰其提”,为英吾斯塘的一个村,意为“诅咒而离散的地方”,传说是150年前有岳普湖的喀尕恰其提人来此居住过。

有二个村名不得不提。一个叫“兰干”,就是驿站。此村为自阿克苏通向喀什官道的必经地,来往行旅常宿此村,近百年前民国时期财政部税务稽查官谢彬从阿克苏至喀什就经过了这个村子。还有一个叫“恰江”,接官亭之意,前清和民国时期县政府官员经常排队敲锣打鼓在此地欢迎贵宾,就好比眼下地区、自治区等领导来巴楚视察,县领导要赶到30公里外的三岔口收费站迎接一样。

大多时候,维吾尔族人不想让取名伤了他们的脑筋,他们忙着斗羊、喝酒、跳麦西来甫,所以取名就很随意,看到什么取什么,有叫路边村(亚喀吉勒尕),湖边村(库勒博依),中间村(阿热买里),沙坡村(库木博依),新渠(英吾斯塘),水坑边(库勒博依),洼地(奥依买里),高坡村(墩买里),碱地村(硝买里),有叫荒地村(博孜买里),岸边村(喀什博依),白沙坡村(阿克墩),沙包旁的村庄(库木博依),也有叫好土(托帕),黄草滩(色尔古奴什),圈棚村(吾坦买里),杨树村(铁热克勒力克买里)老集市(阔纳巴依),树枝旁(且迪尔),老人墙(开日拉塔木)。

维语村名不好念又不好写。乡里干部用数字代替维语村名,叫1村、2村和3村等这样的编号,虽说方便是方便了,但也失去了原来的“土”味。

乡镇名也很有意思。色力布亚镇意为“黄苦豆草”,因为当地黄苦豆草遍野;阿瓦提镇原名艾沙阿瓦提,用了“艾沙阿瓦提”这个人名,意为“繁荣”;琼库尔恰克乡,意为“多深坑”,因为那里地势起伏大;夏马勒乡,意为“风”,可能是个风口的缘故;阿纳库勒乡,用“阿纳库勒”这个人名;阿拉格尔乡,意为“花马”;恰尔巴格乡,意为“国王的花园”,这是古丝绸之路必经之道,相传汉尼霍加(头领)路经此地,对山峦环绕的这片绿洲大为赞美,喻为国家的花园。最可笑的是阿克萨克马热勒乡,百年前有牧民在此地发现过一头瘸腿的鹿,后竟然就用“瘸腿鹿”这样难听的名字作地名了。

文革中,中华文明遭受灭顶之灾,这些维语地名也不得安生,曾一度被改称“红山公社”“胜利公社”“红海公社”“红星公社”等充满革命性的名字。

回到本文的题目。“国家的果园”是巴楚城东多来提巴格乡的意译。1940年,巴楚县长艾依提将部分私人果园收归国有,遂有“国家的果园”一说,后渐成地名至今。

  评论这张
 
阅读(1375)|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