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山拍浪的博客

亲身体验并记录美丽新疆的风土人情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真实体验美丽新疆风土人情、西域风光的平台,一个旅行、摄影、读书、交友、记录生活和点滴思考的园地(作者声明:除注明外,所有文章与照片为本人原创,未经作者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改编、剽窃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唐王城的秘密  

2013-04-16 00:17:52|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的心中肯定埋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任凭狂风来讨,沙尘来催,大雪给你白色的颜色瞧,你就是没有吐露这个秘密半句。

2000多年来,你把这个秘密牢牢守住,不向风呀雨呀雪呀苞谷呀驴子呀透露一丝痕迹。

为了守住心中的秘密,你让人给你取了托库孜萨热依这个让外来者听起来古里古怪的名字。虽然这个维语名字中已经透露你宏伟的九座烽燧秘密的一角,尽管你一点不喜欢这个名字。

曾几何时呀,你是那么地荣耀,巨大的城池屹立在西域南疆大地,那里车来人往,歌舞升平,万邦来朝,寺庙遍地,僧人如积。马车、牛车和驴车满载着丝绸和茶叶从东方来,又往西方去。

你头枕着塔里木河,叶尔羌河从你脚下激情流淌。

你曾是丝绸之路一个必经的驿站、防范外辱的烽燧,见证了西域的繁华。

可是,曾几时,狂野的风沙将你淹没,频频的战乱又使你成了废墟,人们离开了你,抛弃了你,是那么地无情决裂,只因你知道了他们太多的秘密。

就这样,你孤独苍凉地耸立在银色的月光下,诉不尽你千年的沧桑,一任百年风沙吞噬,越来越衰老。

可是呀,风还是把你的秘密传了出去,还断章取义。虽然你与风为敌,可是无处不在的风呀偷听到了你一不小心的喃喃梦呓。风这个魔鬼。

风把斯文·赫定引来了。他在你巨大的身躯上挖呀挖,挖出几个泥塑佛头走了。

风又把伯希和引来了。他在你的怀里挖呀挖,挖出几本丝娟佛经,带着胜利者的傲慢走了。

风也把戈伦维德尔和艾略特·勒柯克引来了。他在你巨大的脚下挖呀挖,挖到了几个陶器,然后也带着得胜的微笑走了。

风还把斯坦因引来了。他在你的身旁挖呀挖,挖到了几个古钱币,然后满怀欢喜地离开了。

他们是考古者?屁!在你的眼面,他们就是一群小偷,一群强盗,一群入侵者,他们惊扰了你沉睡千年的梦。他们自以为盗取到了你的秘密,其实没有,你把秘密守护得好好的。

可是,千百年来,也有人知道你了的秘密,不是他们破译了你秘密的密码,而是你与他们心灵感应,主动告诉了他们。

唐玄奘去西天取经路过你的时候,你告诉了他你心中藏着的秘密。

张班二候为你站岗驻守的时候,你告诉了他们你心中藏着的秘密。

左宗棠、刘锦棠立马天山、远望葱岭和昆仑山,挥戈西指、收复失地的时候,你告诉了他们你心中藏着的秘密。

 “荒碛长驱回鹘马,惊沙乱拍曼胡缨”。 林则徐沿叶尔羌河勘踏南疆八城的时候,你告诉了他你心中藏着的秘密。

而大多的日子里,你就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平静地守护着你心中的秘密,不忍心带到坟墓去。

每一天,你注视着鸟儿空鸣、羊儿撒腿跑,

每一月,你欣赏着葡萄挂果、麦子染金黄,

每一年,你感叹着树长叶落、大地披白袍。

你知道那株苞谷被虫子啃过;那个地洞里藏满了老鼠的冬粮;那头小骡子的父亲是谁——小骡子的主人都不一定知道呢;买买提家的麦子地在那里;亚森江又是谁家的娃儿。

那家的麦子还没收割,你比谁都着急;那家的小巴郎子没有去上学你比谁都在意;而兄弟间平地无故起争议,你又比谁都心痛无比。

时光就这般流逝呀,一天、一月又一年。直到2010年秋的一天,我第一次来到了你这里。

我抚摸着你粗糙的大手,感受到你强劲的脉搏和呼吸。我用心灵倾听你的话语。

你,终于又把秘密告诉了我这个从东海之滨来的朝圣者,你心目中的儿子娃娃。

从此呀,为了理想呀,为了一份责任与承诺,我每天背负着你沉甸甸的秘密,行走在你2000多年来每时每刻俯视守护的土地,激情满怀、步履坚毅!

 

  评论这张
 
阅读(556)|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