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山拍浪的博客

亲身体验并记录美丽新疆的风土人情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真实体验美丽新疆风土人情、西域风光的平台,一个旅行、摄影、读书、交友、记录生活和点滴思考的园地(作者声明:除注明外,所有文章与照片为本人原创,未经作者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改编、剽窃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就这一根钢管你想用几次?”  

2012-03-27 12:43:44|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标题:对色情行业存在现状的思索,作者:九曲黄河

  前几年我路过外省的一个正在开发的石油工地,这里男性成群,工资收入很高,但荒郊僻壤,没有其它文化环境——这几乎成了一个规律,凡是这种地方,色情行业就要大举入侵,被当地默认。

  这几年,随着我国资源战略的实施,一些处女地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了很多工业城镇和开发区。有很多是正在开发中,条件简陋,百废待兴;还有一些因为资源量较小,国家放弃,由一些民营企业进入。由于他们不能进行较大规模的投资,这些地方始终是那样简陋、荒僻。这些地方虽然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社会群体,却不具备完整的社会功能体系,各种治安问题频发,管理难度很大;又因为这里条件艰苦,人心不稳,所以就形成了一些独特的社会治安管理体系,其实质就是对当地色情行业的默认或规范化管理(不允许出现敲诈或偷窃等行为)。这种管理有时充满戏剧性,让人哭笑不得。我以这个石油工地为例——

  每年进入冬季这里就不能从事野外施工了,很多正规编制的职工就要回家团聚,因此就要雇一些留守人看场地和物资。

 这一个难熬的冬季。那些留守人员几乎没有其它地方去,就成了发廊、浴足等色情服务场所的常客。他们花完了身上所有的积蓄之后,小姐们拓宽了交易途径:以物顶资——就是允许他们偷窃工地的材料来顶嫖资。这种事一般白天不敢干,每到夜间,一些嫖客就扛着不同类型的钢材管件(属于自己管辖的物资)上门。他们先把东西放在门外让小姐出来验货,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就把物件用粉笔画好记号,哪一段是这次消费了的,还有多少空余下次可以消费。这些被画满粉笔记号的各类工业物资就被扛到了后院堆放,第二年再被生产单位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回收。由于连续的监守自盗,嫖客们也发现事态的严重,就夜晚翻墙再把小姐们的存货再偷回来。由于找不到人,小姐们只有破口大骂。也有露馅的,有些嫖客把偷回的物质又拿去抵资,由于粉笔灰没有擦干净被小姐们认出,当场斥责:“就这一根钢管你想用几次?”.......

  第二年开工前,一些偷窃严重的嫖客就提前跑了,音信全无。因为他们全是附近的当地人,石油部门就委托当地乡村级政府帮助查找,由于当地人大多都有裙带关系,况且生活困难,一般都不了了之。之后石油部门尽量不任用当地人,用外地民工,甚至委派自己的职工,轮流排班,但偷窃现象仍然不止,原因是你不偷,别人在偷,这个“回收市场”在,消费市场在 。对于一些零星的“丢东西”,互相找了证明人,确实是丢了,管理部门也会酌情考虑。监守自盗的东西施工单位第二年又以较低的价格买回来,这种“自家门内的丑事尽量关起门来解决”的方案也是一种权宜,闹得管理方精疲力尽。

  “既然问题出自这里,为什么不清除掉这些色情行业呢?”我问他们的一个管理干部。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这位干部很无奈,“小姐们没来之前,这里的人心很不安定,一些女职工和当地女宾经常被袭扰,甚至发生过恶性案件。另外,喝酒、赌博、打群架的事情屡禁不止。”

   这我就不明白了,小姐们能减弱喝酒、赌博、打群架吗?

 “能,作用很明显。喝酒、赌博是需要钱的,当钱从另一个渠道流走以后,这些事情明显变少了。还有,以前很多职工都不愿意在这里呆,都托人去办各种病、事假条回家,现在很多人主动要求来这里,因为这里的消费比城市低;还有些职工冬天主动不回家,要求留守,挣点外快。”

   我说,在这里一个冬天,外快他们挣不了,还要多花钱。

   那位干部说,是那样!很多家属给我们抗议过:即不回家,也没拿回去钱——他们的丈夫没了!被小姐们抢走了。但有几点发生了巨大的转变:由不安心工作转变为“乐不思蜀”,由案件频发转变为“歌舞升平”,所有的管理口子都感到压力减轻了,呵呵。

  我觉得这就是特定环境中事物的辩证法:“一分为二”,管理部门白捡来一个缓冲工具,为己所用,但实在是太不堂皇、太让人尴尬了。2003年公安部登记在册的娱乐行业女性服务人员约2600万人,还有许多未在册的隐性群体,相加不会少于5000万人,这还不包括那些利用文化传媒吃色情饭的人群(那些网络色情大餐的制造者、受益者)——这已是一个中等国家的人口,很有压力!她们很多人已有家庭,换句话说靠这一行养活的人不会少于一亿人!这样庞大的群体靠财政扶贫是不可能的,这就导致了不能赶净杀绝,导致了扬汤止沸甚至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在这些特殊的地区,情况还远远不止这些,“这些人”还是生态链中的一环,涉及到相邻的生态存亡。

  我们离开的那一天,一个发廊门口停了一辆收购“材料”的车,一群人正往车上装货,小姐在现场清点。这些材料一看就是石油部门的生产物资——它们可真是立了大功了。即实现了生产上的价值,又发挥了稳定社会的作用。就这一点东西,在公家的料库和小姐的院落里转来转去,瘪了国家的口袋,费了嫖客们的精力,落入了色情行业的腰包,但却换来了一方的“繁荣”。2010年我在网上查到我国每年用于维稳的费用大大超过军费开支,而“这些人”没让国家掏一分钱,客观上维持了一方的稳定,耗费国资也不算很多,只是程序上让人又好气,又好笑,笑完之后沉思,郁闷......

 http://home.xjts.cn/home.php?mod=space&uid=128048&do=blog&id=516052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